治霾,無疑是當下最受關註的事關國計民生的話題之一。中央和地方政府在治霾投入方面也是不斷增加。
  5月16日,財政部下撥專項資金80億,支持京津冀及周邊、長三角、珠三角地區開展大氣污染防治,其中京津冀是重點。今年中央財政共安排大氣污染防治專項資金100億,比去年50億已翻倍。北京、河北等省市的治霾支出也大幅增加數十億,其中河北明確至2017年底,投入900億治理大氣污染,占其治污投入的20%以上。北京則承諾到2017年大氣污染得到改善,其中治理PM2.5投入將高達7600億元。
  治霾到底要花多少錢、錢從哪裡來、能否取得效果?從中央到地方都需出台政策予以明確、規範。
  1 要花多少錢?
  中央專項治霾資金翻倍
  去年9月,國務院頒發一張有著前所未有力度的“治霾”藍圖:《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》,被簡稱為“大氣十條”或“國十條”。
  為了配合“大氣十條”,中央財政從去年開始整合有關專項設立大氣污染防治資金,意在使有限的資金更好地用在刀刃上,當年投入為50億。
  環保部相關官員表示,去年中央財政主要支持京津冀治霾,今年則適當延展到長三角和珠三角,但重點依然是京津冀,投入增加到100億。
  從財政部公佈的今年中央本級支出預算可以看到,今年用於各部門節能環保的預算290.67億元,比去年實際支出增加了22.2%。該部3月兩會期間所作報告,今年中央預算總體在節能環保上準備支出2109.09億元,增長7.1%。
  不止中央財政,京津冀等地方也投入專項資金“治霾”,地方投入較多的為北京、河北。
  根據北京市財政預算報告,去年投入節能減排及大氣污染治理專項資金27.9億元。今年支出預算中,安排節能減排及大氣污染治理專項資金為30億元,新增安排20億元支持北京市的清潔空氣行動計劃,另外調整了原用於科技、文化、旅游等產業的專項資金12.4億元也用於空氣污染治理。
  河北省去年治霾資金達28億多,除從中央爭取的26.2億,自己整合省內資金2億。今年該省則安排治霾專項資金達8億元,此外,還準備安排43.8億元重點產業發展專項資金和16億元優勢產業發展專項資金等。若加上中央資金,則投入增幅明顯加快。
  山東方面也表示今年設立了11.85億元用於環保和大氣污染防治資金。深圳則明確今年投13億用於大氣防治。
  記者梳理各地情況發現,已經公佈了大氣污染治理專項資金的地方僅限於北京、河北等少數省市。絕大部分未列出治霾專項資金,但節能環保類整體支出均明顯增加,比如上海表示,今年環保投入將保持在全市GDP的3%,將超648億元。
  2 錢從哪裡來?
  八成資金靠社會投入
  根據環保部環境規劃院估算,要完成“大氣十條”中規定的清潔能源替代、機動車污染防治、工企業污染防治等7項內容,五年內最終需要投入17474億元。如果僅僅依靠中央和地方財政投入,顯然是杯水車薪。
  “環保治理的資金來源並不只是公共財政撥款,大量來自社會投資。”全國人大代表、中科院可持續發展戰略研究組組長王毅說,“國家不可能投入那麼多錢,畢竟財政有限。按照誰污染誰治理的原則,企業應該自己掏錢治污。”中科院2013年發佈的《中國可持續發展戰略報告》提出,今後10年環保需投入10萬億元,建議中央和地方政府每年投入2000億,也就是占比20%。其他資金來源,應來自企業和銀行綠色信貸。
  這個20%的比例,亦在政府財政可接受範圍內。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秘書長駱建華曾做過統計,我國的環保投資中公共財政占20%,其餘均為社會投入。
  顯然,財政投入對社會投資可以起到撬動作用。3月份,北京市市長王安順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中表示,去年,北京大氣污染防治財政投入80多億元,帶動社會投入700多億元。
  但是,多位專家表示,按照我國目前的環保投入,無論是中央、地方的公共財政投入還是社會投資,都不能完全滿足我國控制環境污染的需要。
 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《大氣環保投融資》課題組的初步研究顯示,從2009年到2013年,京津冀地區的節能環保支出年增長達到20%左右,截至2013年底,京津冀三地公共財政在節能環保方面的支出金額分別達到66.7億、38億、164.8億元,總和達到近270億元。但即使如此,三地的節能環保支出依然沒有超過公共財政支出的4%。
  據《中國統計年鑒(2008-2013)》,從2007年到2013年,全國公共財政環保投資支出年增長超過20%,不過,環保投入占投資總投入比重從2%增加到2.35%,但始終未超過3%。相比之下,日本治理環境高峰期的環保投入占投資總比最高曾達17.7%。
  “教育投入都占GDP4%了,環保投入為什麼不能增加到2%或3%呢?”王毅說。
  3 錢怎麼花?
  治霾資金去嚮應明晰
  治霾資金應該花在哪?目前尚未對大氣污染來源有著精確研究,因此很難有針對性地投入到哪個項目或領域。“汽車排放到底占比多少?有人說20%,有人說30%,有人說主要是外地來的,這些來源和構成都說得不是很精確。”王毅擔心在這一前提下,有些需要大手筆投入的決策是“拍腦門子”決定的。
  雖然中央和一些地方陸續設立大氣污染防治專項資金,但治霾涉及能源結構調整、工業轉型、天然氣管道鋪設等各個方面,都未以大氣防治的名義單列在統計年報和預算報告中。“從財政統計的科目看,看不出錢是投到大氣的還是水的,不好算。”中國環境規劃院研究員逯元堂表示。記者沒有在任何公開官方數據中查詢到資金具體分配到了哪些項目。
  不過,環保部部長周生賢今年兩會期間表示,將爭取今年年內出臺大氣污染防治財政專項資金管理辦法。
  此外,駱建華還對環保投入績效表示擔心。他接觸過的案例中,有污水處理廠問中央財政要錢,等到中央財政到位後,因為地方未投入配套資金做管網建設,他再以管網名義問國家要錢,“變成了釣魚工程”。也有地方一邊向發改委申請資金,一邊向財政部申請資金,重覆要錢。
  為瞭解決這些問題,目前中央財政開始普遍採用“以獎代補”方式,即等項目建成之後,達到標準再以獎勵的方式給予補貼資金。目前中央財政的大氣污染治理專項資金也採取了這一形式。
  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葉青則從統計的角度建議,在治霾的大背景下,環保投入統計口徑應該細化,這樣,“錢花到哪裡、花得值不值,才可以更好地評估。”
  新京報記者 金煜  (原標題:治霾經濟賬:政府支出占兩成)
創作者介紹

租用

zm94zmmdt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